6/07/2016

魏玫玉醫師:打球手指「吃蘿蔔乾」,該怎麼辦?



「哎喲!手指吃蘿蔔乾了!」小朋友打籃球、排球、躲避球時,常為了搶球、接球,不小心折到手指頭,如果手指伸不直,要趕緊就醫哦! 

文/黃秀美(健康專欄作家)
圖/樹下繪本

不管是寫功能、畫畫、玩積木或是吃東西,常運用到許多握、捏、抓的手部精細動作。我們人類的手部的骨骼,大致可分為三大部份,指骨、掌骨及腕骨。指骨有十四塊、掌骨有五塊、腕骨則有八塊,共有二十七塊骨骼。

Hand Carpal bones(圖中標示紫色的腕骨有8塊) Metacarpals(標示黃色的掌骨有5塊) Phalanges(其餘為指骨,共有14塊)

小朋友可以動手摸摸看自己的手指頭,就會發現大姆指有二塊指骨,其餘手指頭,則各有三塊指骨。指骨跟指骨間會有關節相連,並有韌帶、肌腱等軟組織,幫助我們可以做出各種動作。而在小兒復健科,最常看到的手部傷害是「手指吃蘿蔔乾。」

4/22/2016

郭建忠醫師:低足弓、高足弓,你是那一種腳丫丫呢?


小小的腳丫,讓我們可以爬高爬低、跑來跑去,

你可曾經注意過自己的足弓是那一種呢?

其實,足弓大致可分為三種哦!


高足弓(high arch)、正常足弓(normal arch)、低足弓(flat foot),踩出來的腳印,都不一樣哦!


文/黃秀美(健康專欄作家)
圖/樹下繪本


腳丫丫在我們站立時,要承擔全身的體重。當走路、上下樓梯、跑步時,都是足部先著地,更會形成比體重更大的反作用力,為了避免腳丫子受傷,雙腳踩在地上時,足弓會往下壓,用來緩衝、吸收震動的能量,也就是說足弓有天然避震器的功能。

而且不同高度的足弓,避震的效果也不相同,也會形成不一樣的腳印。舉例來說,如果你去沙灘玩,仔細觀察每個人光腳踩出來的腳印,就會發現每個人的腳印,可能都不太一樣,為什麼會這樣呢?

中國醫藥大學兒童醫院兒童骨科主治醫師郭建忠說,「足弓是由骨骼、肌肉跟肌腱形成,大致可區分為正常足弓、低足弓、高足弓三種。正常足弓在踩在地面上時,會形成一個像弓被拉開時的自然弧度,彈性最好。低足弓又稱扁平足,站立時,足弓會直接貼在地面上,幾乎沒有縫隙,彈性稍微差一點,如果走路走太久、跑步跑太多,就會覺得腳丫中間內側的足弓部份會覺得不太舒服。一般來說,就算有低足弓,運動會要跑短跑,也不會有問題,但如果是長距離的馬拉松比賽,有可能會覺得比較吃力些。」

4/20/2016

王廷明醫師:小兒骨科醫師的神奇小夾子,給孩子筆直雙腿!

兩個神奇小夾子換來筆直的雙腿〈王廷明醫師提供〉
左圖:矯正前,11歲女童,大腿內側的生長板過度發育,導致雙腳X型腿
中圖:矯正中,在大腿內側的生長板,夾上兩個小夾子,矯正過度發育的生長板
右圖:矯正後,經過8個月的生長板導引,恢復筆直的雙腳



文:黃秀美 


「醫師、醫師,孩子這條腿摔斷,會不會以後長不長了?」

「明明胃口也不錯,吃得也不比別的孩子少,怎麼個子就是比同學小,要吃什麼才能轉骨?」

一談到家中寶貝的生長發育,無論是意外骨折或是孩子長高的速度,都是家長相當關心的話題。而專長看兒童骨骼發育的小兒骨科醫師,在門診時,不只要有愛心去面對因疼痛而哭鬧不休的孩子,更得有耐心安撫家長的不安焦躁情緒。

更重要的是「孩子,並不是大人的縮小版」。尤其是青春期前的孩子,骨骼的生長板,還沒有完全癒合,還有持續長高發育的潛力。家長的細心與關愛,以及小兒骨科醫師的正確診斷及適當治療,有機會讓孩子健康成長,甚至脫胎換骨。

周岳廷體循師:向上帝借時間,隱身在葉克膜背後的無名英雄




文:黃秀美 


你一定聽過葉克膜,也可能知道葉克膜是生命垂危時,最後一條救命繩。

事實上,不只是流感重症併發呼吸衰竭會動用到葉克膜續命,就連13年前的SARS風暴、去年的八仙塵爆,還有腸病毒重症,甚至是開心手術後,都會出動葉克膜來輔助心肺功能。目前台灣有77家醫院,配備有葉克膜設備。

而與心臟外科、心臟內科醫師並肩作戰,負責操作管理葉克膜的專業技術人員,就是體外循環師(又稱體循師)。猜猜看每年平均要執行60007000的開心手術,以及,1400多例的葉克膜,全台共有幾位執業中的體外循環師?答案是「176位」。

體外循環師,到底在開心手術中,扮演什麼角色?比如說:手術中,若是要更換心臟的瓣膜,就得讓二十四小時不停運作的心肺功能先暫時停下來,這時候就需要體外循環師來操作人工心肺機,把人體含有二氧化碳的缺氧血,暫時引流到體外的開放式儲血槽,經過人工心臟、心工肺臟,排除二氧化碳,並給予氧氣,將缺氧血氧合後,把含氧氣的新鮮血液再送回體內,讓心臟外科醫師得以爭取時間,動刀更換新的瓣膜。

不管手術進行多久,體外循環師都得寸步不離,時時刻刻守在人工心肺機旁,不能出任何差錯。

2/16/2016

久咳不癒:我兒毛哥這次中了黴漿菌肺炎

確診是罹患黴漿菌肺炎,今天領回新一代紅黴菌,再服用三天
文:黃秀美 

剛開學第二天,今天下午請假帶毛哥去看兒童胸腔內科,主治醫師看了他年前拍的胸腔X光說是「很典型的黴漿菌肺炎」。

我昨天寫稿時,才寫到的肺炎之一。

其實,年前採訪另一位中部的胸腔內科醫師時,他提到「黴漿菌肺炎是一個有機會自己好的肺炎,要走到重症的機會比較少,但有時候病菌殘留在呼吸道,清除的時間比較慢,就會出現斷斷續續、時好時壞的慢性咳嗽,可以服用一點低劑量的紅黴素來加速病菌的清除。」就有小小的擔心,沒想到真的就是黴漿菌在做怪……。

毛哥這次的慢性咳嗽,前前後後、斷斷續續大概拖了半年之久,完全沒有出現發燒症狀。偶有清痰聲,但沒有頻繁到令人困擾,沒想到居然是得了肺炎。

寒假期間,毛哥正好做了手術後五年的睡眠追蹤檢查,也吹了最單純的肺功能,報告都是正常。剛躺下、半夜、凌晨,並沒有咳得特別厲害,這一點也不太像鼻涕倒流、胃食道逆流或氣喘。

可斷不了根的慢性咳嗽,又找不出原因,實在很困擾我。

於是在兒童耳鼻喉科醫師的建議下,安排了胸腔的X光檢查,並直接轉診到兒童胸腔內科看報告。同時,先吃一輪新一代的紅黴素(他應該也懷疑到黴漿菌肺炎的可能性)。

兒童胸腔內科醫師說,黴漿菌肺炎在毛哥這麼大的孩子身上,大多是乾咳,痰也不會太多,不見得會發燒,肺功能有時候會是正常的。服用紅黴素是適當的治療,但因為毛哥咳嗽的時間,已經拖得比較久。吃完第一輪紅黴素又過了二週後的今天,聽診還是有輕微的痰聲,再吃一輪的紅黴素療程,把病菌清得比較徹底會保險些。

終於,找出慢性咳嗽的原因,也讓我放下心中大石。

既然,已經特地請假看診,也就一起請教了兒童胸腔內科醫師,毛哥小時候只有打過七價的肺炎鏈球菌疫苗。這次肺炎好了,需要再補打一劑有包括19A血清型的十三價肺炎鏈球菌疫苗嗎?

他說,他臨床上的確最怕孩子得到19A。如果只打過七價,是可以再追加一劑十三價。但要等到吃完紅黴素療程後的ㄧ個月,確定肺炎完全好了,才是比較恰當的施打時機。


  延展閱讀   

感冒後,咳不停、咳到吐,怎麼辦?




本文作者:

黃秀美,現為健康專欄作家。


目前是《國語日報.秀美姐姐說身體奧祕》專欄作者。


曾任《實和聯合診所》媒體公關、《明日報》及《台灣壹週刊》健康組記者。


部落格:名醫一點通
FB社群:名醫一點通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著作:《146位名醫問診 》、《男人看不見的敵人:攝護腺癌


2/03/2016

黃秀美:終於擁有一次美好的告別


我所撰寫的《商業周刊》〈名醫談養生〉專欄,本周完成告別作的刊登。 


文:黃秀美

我所撰寫的《商業周刊》〈名醫談養生〉專欄,本周完成告別作的刊登。這是我第一次與媒體結束合作,雖然心中超級捨不得,很想很想再多寫一點,卻不會覺得很想哭。

對我來說,沒有慌慌張張的突然謝幕,終於不再是最後一個被告知的人,能夠在有充份心理準備下,開開心心好好跟一個心愛的專欄告別,是個很重要的里程碑。

從2000年7月3日第一天進入媒體業,在《明日報》的生活組,寫健康新聞開始,我記得一次次突然的告別,像是2001年2月19日還在正常採訪、寫稿的《明日報》,傍晚就被電話通知隔天早上有緊急會議,務必進報社,2001年2月21日《明日報》正式刊停。我還記得前一天詹先生在宣佈這消息時,有位男性的同仁大喊,「怎麼會這樣?我還有獨家沒發耶!」原本已降至冰點的沈重氣氛,就因為這二句話,頓時爆笑出來。

2001年5月31日創刊的《台灣壹週刊》是我第二份媒體工作,2007年2月27日出門採訪後,再度被電話通知傍晚一定要進報社。然後,又成為2007年2月28日被抖落的25位員工的分子,我本人又是最後一個,才知道這消息的人。為什麼跟新聞媒體的緣份,總是如此匆匆錯過?

2009年8 月28日第一次幫《商業周刊》寫稿。2010年1月18日開始共同參與撰寫〈名醫問診〉專欄,直到2013年1月21日的〈名醫談養生〉專欄,獨立撰寫一個能自由發揮的健康專欄。

一開始完全沒有料到撰寫〈名醫〉系列專欄的時間跟成就感,會超過我在《台灣壹週刊》上班的時間,也比我人生待過的任何一個企業更久,延續到2016年2月4日為止,已經整整滿六年,累積了超過三百篇的專訪,超過六十萬字的內容。

從這個專欄的寫作中,我得到太多的成長跟滿足了,實在很感謝這六年多來幫助過我的每一位,感激不盡,後會有期!






本文作者

黃秀美,現為健康專欄作家,《國語日報.秀美姐姐說身體奧祕》專欄作者。


曾任《實和聯合診所》媒體公關、《明日報》及《台灣壹週刊》健康組記者。



部落格:名醫一點通
FB社群:名醫一點通





8/23/2015

發現台南門神之旅

文:黃秀美

由藝術修復師蔡舜任先生的TSJ藝術修復工作室,修復的潘麗水所繪門神。


以往到台南,總是吃好住好,捧著撐得不能再撐的肚皮上高鐵。這是第一次完全沒有安排必吃傳統美食的台南之旅。

看到這裡,大家一定會很懷疑,到台南居然不是為了吃美食,那到台南,還能幹麼?答案是到台南,看看傳統藝術的「門神」是也!

這次由「智活聯盟」所安排的「古畫重生X樂高門神:台南廟宇文化二日遊」,看行程時,最吸引我的是藝術修復師蔡舜任先生的TSJ藝術修復工作室,在門神修復方面的參訪行程,最吸引同行兒子的,則是他一直很著迷的樂高,所延伸出來的樂高門神機器人DIY。